字畫怎麼分辨真假|上海字畫鑑定

 

字畫怎麼分辨真假|上海字畫鑑定

2014/06/23 來源:珠海新聞網
如何辨別字畫真偽

來源於古城古玩

有經驗的投資者買字畫,主要看作品的風格、題款、印章和紙絹幾個方面,只要發現一方面有問題,或幾方面都沒有問題,即可在短時間內決定取捨。
 
書畫藝術的時代風格,與當時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,以及生活習慣和物質條件密不可分,它是歷史文化的象徵,是一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,任何書畫家都不會超越它的影響和制約。正如秦漢時期的書法家,決不會書寫行草和楷書,因為那是千年以後才出現的書體,這是歷史文化演變的結果,書畫藝術的時代風格即隨著這種演變而發生變化。

從繪畫看,我國最先興起的是人物畫,以後才發展山水畫和花鳥畫。水墨畫雖是唐代大詩人王維奠定基礎,但宋以前卻是以彩繪為主。五代和北宋時期,水墨畫開始與著色畫分庭抗禮,元以後才推行水墨畫,到了明代,又出現徐渭的潑墨大寫意,所以唐以前的水墨山水畫肯定是假畫。山水畫開始問世時,並不講究透 視比例,人大于山,水不容舟的現象不足為怪。宋代的花鳥畫主要是寫生,到了明代才出現寫意。時期的人物畫得很幼稚。在人物畫法上,唐代仕女圖多豐腴富態,明清仕女則清秀典雅,至於頭飾、服裝、擺設和用品等,不同的歷史時期,都有的不同,因而繪畫上也就形成了不同時代的不同風格。
 
看時代風格是鑑定字畫的關鍵。1991年,天津藝術博物館收進一幅絹本花卉圖,落款只有「顧汝言」三字,為了識別真偽,便請書畫鑑定家劉光啟先生來鑑定此畫。劉先生主要從時代風格入手,首先看裱工,確是明末清初的裱法,再看落款,也是明代晚期的落款方式,又仔細看了畫絹,豎絲是單絲,橫絲是雙絲。從作品的風格看,作者的書法和繪畫都帶有很強的文徵明的特徵,可見此畫在文徵明之後,畫的周圍還有四五個題跋,其中一人是明末知名人士。以上特徵所展現的時代風格,足以斷定此畫非贗品,屬明代晚期作品。

看個人風格

書畫家在長期的藝術實踐中,由於每個人的思想境界、藝術修養、師承淵源、審美觀點,以及創作過程中的筆法、用墨、用色和章法結構各有不同,因而便形成了每個書畫家自己的藝術風貌,基能熟知主的藝術風格及其特徵,就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或減少投資失誤。

中國書畫家非常講究筆法,每們書畫家的執筆方法、行筆速度、落筆輕重, 以及筆鋒轉折節奏等,都有不同的方法和習慣。以宋代四在家為例,蘇軾用筆重按;黃庭堅用筆輕慢;米芾用筆快速;蔡襄則喜用澀筆書寫,由於每個人獨具風格特色,所以作品中就表現出不同的藝術效果和風貌。
 
在現代畫家中,齊白石的作品筆法清逸自然,筆墨酣暢多變,色彩艷麗,直朴率直,具有濃郁的農家氣息和鄉土韻味。形成如此獨特的藝術風格,除了他一生勤奮和藝術天賦外,還與他的農民出身,後來又做木匠不無相關,正如他的作品中,有時就出現「湘上老農」或「魯班門下」之畫名雅號,喻意不忘本色。仿齊白石的假畫雖多,但只能仿其形似,而絕無獨有的風格和神韻。

傅抱石的作品近年來走俏國內外藝術市場,他以深厚的筆墨功力,開創了獨具一格的「抱石皴」和「渲染法」而聞名畫壇,他作畫時有個習慣,即作畫時必須喝酒,畫案上放著一個大酒罈,裡邊插著一根吸管,邊吸邊畫,邊畫邊吸,那一幅幅山巒重疊、氣勢雄偉、意境深邃的山水畫力作,都是在飄飄欲仙中完成的,那意境、那筆墨、那不可捉摸的創作靈感和藝術個性,作偽著無不望塵莫及。

書畫的章法結構也能體現個人風格。比如清代揚州八怪的鄭板橋,他的《墨竹圖》題款一反常規,正統章法是從右向左,寫在畫面空白處,而鄭板橋卻從左向右,題於竹石空隙之間,書體是隸書與行楷結合,行款不是直書到底工,而是大小 不一,歪正不齊,疏密不勻,高低錯落,活潑靈活,瀟洒自由,然統體結構又非常統一,堪稱一絕。他筆下的竹子挺拔爽勁,真情實態,所題的「一節復一節,千枝鑽萬葉,我自不開花,免繚蜂與蝶」詩句,更是詠物言志,借物喻情,道出了畫家看破紅塵、超凡脫俗的心境。金農(揚州八怪之一)也畫《墨竹圖》,但畫法上卻竹竿以順筆畫出,即不堅挺,也不點節,婀娜多姿,疏密偃仰,左上側題詩云:「雨後修篁分外青,蕭蕭如此過溪亭。世間都是無情物,只有秋聲最好聽。」詩畫結合,為竹寫照,清高拔俗,意蘊深邃。雖然兩位畫家對社會、對人生、對藝術有著共同的看法、理想和追求,但作品又各有獨立的個人風格和鮮明的藝術個性。
 
看款印和印泥

在鑑定字畫時,辨認簽名比辨認印章更為重要,不少偽作就在題款簽名的筆法和書法 功力上露了馬腳。辨認簽名還得熟悉書畫的簽名習慣。例如,趙孟頫字子昂,他在收札上署名「孟頫」,而繪畫上常寫「子昂」。董其昌字玄宰,行里曾有「畫不見其昌,字不見玄宰」之說。

字畫上的印章對鑑定真偽能起到輔助作用,有時也能起到決定性作用。比如清宮內府的字畫藏品比歷朝歷代都豐富的多,乾隆帝為此曾配備了許多鑑藏印章,最常見的有「乾隆五璽」,即「三希堂精鑒璽」、「宜子孫」、「乾隆御覽之寶」和「石渠寶笈」等,這些皇印對考辨字畫真偽無疑是重要佐證。

鑑定章對識別真偽也很重要。民國期間,考古鑑定學者兼古玩商羅振玉,曾被日本人視為鑑定金石、字畫的權威,經他鑑定的碑帖字畫,經常蓋上「羅振玉」小手章。著名收藏家周叔 過目的古籍善本和字畫真品,喜歡鈐蓋「叔 眼福」印章,只要作品上有這樣的名人鑑定章,投資者總比較放心購買,而古城古玩商也因有此章而高抬價多賺錢,至於有皇印的作品,一向被人們認為是宮廷藏品,其印章的價值就更可觀了。
 
印泥也有朝代特徵,宋以前多用水印,以水調朱,南宋以後逐漸用蜜調朱,元代以後才和油調朱。作偽者有時在一幅偽作上,蓋了很多不同時代的印章,但印泥卻是一個顏色,明顯是同時蓋上去的,即可斷其為假貨。

聽一畫界朋友說,他曾應邀陪同一藏畫家去北京買畫,據說是唐寅的仕女,索價60萬元。賣畫者下榻某星級賓館,說是剛從錦州過來,一路上由四個保鏢將畫護送至京。只能先看照片,若價錢基本上能接受,才再讓看實物。因從照片上無法辨別真偽,經再三要求才同意拿出畫來。解開用蘭布包裹的舊畫盒,畫盒裡有一用紅綢子包裹的畫軸。畫面為紙本,已經褪色。剛打開一半畫心,即發現歷經數百年的諸多收藏章和鑑賞章,其印泥均為同一顏色,隨即將畫捲起。已無興趣再往下看,告知對方此乃偽作。

畫紙和畫絹

宋代以後的紙主要是棉紙和麻紙,紙的表面不很平勻,顏色呈灰白色,表里如一,作假畫經常用顏色、茶水和熟地黃染紙,染出的紙深淺不一,具有水漬,也有的用煙水將紙染舊。真正的古字畫天然古色,隨著年代的迭進,會風化出一種光亮平滑的包漿,古樸光潤,古香古色,偽品與之相比,一看便知真假。

絹的時代特徵更為明顯。宋代絹橫豎絲都是單絲,絲線較粗,顏色較深。明代絹豎絲仍是單絲,橫絲則變為雙線,經緯更加夾密。80年代,有個畫商給天津出版外貿公司送一幅明代蘭英絹本山水畫軸,索價5000元,雖然畫心發黃,且多處折裂,但尚能看出危峰峻岭,古松流泉,其瀟洒清逸的筆法,很像蘭英風格。